密码:

赖明副主席在《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对策研究》课题座谈会上的讲话


在《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对策研究》课题座谈会上的讲话

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 赖明

2012年8月13日

 

尊敬的小军副主席、顺清副秘书长、各位领导、各位专家:

大家上午好。

我是第二次来重庆参加《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对策研究》课题座谈会。在这里,谨代表九三学社中央,向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市政协、市委统战部以及有关部门,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们的研究之所以能取得一些阶段性的成果,离不开你们在各方面给予的大力支持。

今年四月,受韩启德主席的委托,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王志珍同志来重庆,就《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对策研究》课题作了开题动员。在渝期间,张德江书记专门会见了课题组的成员,就重庆的发展、重庆当前所面临的困难、重庆的机遇以及重庆的美好未来,给课题组作了详细的介绍,让我们受到很大的鼓舞。德江书记特别强调了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的重要性,也要求有关部门对课题调研给予全力的支持。正因为如此,调研工作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支持。同时,课题调研工作也得到了湖北、云南、贵州、四川等地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几天前,我们在武汉听取了九三学社湖北省委课题组关于调研情况和调研初步成果的汇报,也听取了湖北省相关部门的情况介绍,可以说,目前课题调研工作是非常顺利的。通过几次会议的座谈,我有两点感受。

第一,党中央、国务院对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高度重视,中央有关部委和地方政府积极采取有力措施。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成效显著。但也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部分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而出现的新问题,有关地方与部门也充分认识到了这些问题的重要性、严峻性和治理的必要性。

第二,九三学社重庆市委对课题调研采取了有力的措施,组织很得力,专家队伍庞大且具有很高的专业水平。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做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形成了很有份量的报告。报告对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工作取得的成就、存在的问题有清楚的认识,提出的对策建议,也是很有针对性的。因此,对保证课题成果的质量,我们是有信心的。

总之,通过座谈我体会到,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及其它四个省委、省政府对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的问题有清醒的认识,对今后的工作有清晰的思路,采取的措施也非常有力。我相信,在有关省(市)委、省(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下,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一定能够取得成效,一定能够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做出示范性的贡献。

下面,我就课题工作谈几点想法。

这几天在湖北和重庆的调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关专家提出了很多很好的思路,涉及到战略、政策、法规、机制、体制、技术、人才和能力建设,等等。我认为,我们确实要从更为宽广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要从更加系统、更加全面的层面来分析这个问题。刚才小军同志也介绍了,这个课题是九三学社的一个重点调研项目,将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交调研报告。但是,要形成一个高质量的报告,在兼顾全面性、系统性和可行性的同时,必须强调重点明确、亮点突出。我们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就是要进一步凝练、聚焦,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措施。

做好调研工作,一般来讲要抓住三个关键。

第一,选好题。这是最重要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这个课题选得很好。回顾我们这几年一些重大课题之所以能取得一点成绩,选好题是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凝练焦点。选好了题,那么下一步,我们要给高层、给中央反映问题,怎么样把这么多的问题聚焦起来,凝练起来,汇集到几个重要的点上,并围绕重要的点给出切实可行的措施,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2003年,九三学社中央开展三江源生态保护课题调研,和今天这个课题有些相似,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问题,怎么凝练起来,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是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难点。当时韩启德主席经过调研后提出一个重要思路——三江源是“中华水塔”,长江、黄河都发源于此,如果水塔的源头坏了,就相当于我们头顶着一盆污水天天用,非常可怕。这个说法打动了胡锦涛总书记,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必须高度重视。2003年,新一届政府组建成立不久,温家宝总理就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三江源问题,要求发改委尽快开展前期工作。经过一年多的研究,2005年,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正式启动。所以,要提出关于三峡库区及上游水污染防治问题的建议,关键是要抓住一个重点,把它阐述清楚,能够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

我再举个例子,也印证了选好切入点、凝聚焦点的重要性。2007年底,按照韩启德主席的要求,九三学社中央开始全面系统地关注低碳技术,并把促进低碳发展作为九三学社一项重要的长期调研课题。通过近两年的调研,2009年九三学社中央给中共中央、国务院报送了一个报告。经过反复研讨,韩启德主席将报告的题目定为《把握机遇,走中国特色的低碳发展道路》。报告凝练了三个核心的要点:一是做到心中有数。我们要实现低碳发展,但现在在很多问题上却底数不清,在国际上承诺了很被动,不承诺也很被动,所以必须把真实情况摸清楚。后来,国务院专门出台了相关文件,重点就是要摸清底数。二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述。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同时不能牺牲我们发展的权益。有很多专家提出了很多的表述方式,但韩主席更倾向于用单位GDP能耗标准作为我们向国际社会承诺的表述方式,一方面,我们负责任,另一方面,我们要发展,这也被中央采用,当然这不是我们九三学社一家的功劳。三是要采取重大行动,必须抓住一些重点领域,如量大面广的、成本低廉的、见效快的、带动性强的领域来推动。为此,我们提出了几个方面的建议,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采纳。接下来几年,九三学社围绕低碳发展,在水电开发与利用、新能源发展、绿色建筑发展、交通节能减排、工业绿色发展等领域做了很多深入的调研。2010年,我们就建筑领域的绿色发展给中央提了《关于大力发展绿色建筑的建议》。《建议》归纳了三个问题,一是建筑量大面广,二是绿色建筑投入比较效益高,三是绿色建筑技术相对成熟。温家宝总理看了这个报告后,作了整整一页的批示,随后国务院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现在回到我们的课题,我们通过调研发现了这么多问题,每一个都很重要,必须要一个接一个地想清楚。

首先是战略和规划的问题。工业要走新型工业化发展道路,城市要新型城镇化发展道路,农业要走新型农业现代化发展道路,三化怎么协调发展,在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中它们占的地位怎么样,我们要做一些分析。只有把这个分析清楚了,才能有比较清楚的思路,才能有清楚的着力点。刚才我和小军粗略地算了一下,农村面源污染排放约占污染源总量的30%左右,工业和城镇污染排放约占污染源总量的70%左右。由于各方重视,工业和城镇污染的治理率很高,基本上达到80%以上,但农村面源污染的治理率很低,在环境污染总量中占到60%以上。可见,今后在污染防治工作中,工业和城市的治理不能放松,农业污染防治力度必需加大。如何加大呢?着力点可以是调结构,也可以是转方式,当然,这个比较肤浅的看法也只是提供给大家的一个思路。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发展我们的工业化、城镇化,同时带动农业现代化,必需把几个问题放在一起,从战略的层面来深入思考,来认真规划。

第二是体制问题。以江河为例,具有防洪、灌溉、航运、供水、旅游、生态等九大功能,有的涉及一个部门,有的涉及很多部门,所以我们经常说“九龙治水”,实际上可以说是几十条“龙”在治水。这几十条“龙”怎么把水治好,如果完全把它统起来,是不可能的。但完全以目前的状态来治理也是有问题的。为此很多专家建议,是不是可以借鉴国外的作法,我觉得一些是可行的,比如大洛杉矶地区实行的流域管理。其实中国也有流域管理,关键是流域管理法、管理条例和地方分割的管理办法怎么有机结合起来,必须要深入的思考。正如刚才有的同志讲,我们有的情况连统计数据都难以迭合,更谈不上形成合力了。所以,用怎么样一种体制来改变现在的没人管、不愿管、争着管的情况十分重要。当然,体制改革一定要和我们的国情联系起来,必须考虑到西方国家城镇化进程少则七、八十年,多则二百多年,而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城镇化进程只有短短三十年的现实,不能完全照搬西方的体制。课题组的同志一定要深入研究,并和有关部门的同志多交流、多沟通,一起探讨。

第三是机制问题。机制的核心问题——污染防治、节能减排,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市场机制部分失灵的领域,对于这一部分,必须靠政府来推动。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怎么结合起来,这里边就有机制的问题。我们的措施,从政府的角度来讲,无外乎两种方式,一种是激励的方式,一种是约束的方式。政府的激励和约束应该放在什么地位?如何在环境治理问题上实现市场行为和政府行为的有机结合?实现约束和激励措施的有机结合?这些问题都很重要,必须认真研究。这几年,我们采取了“以奖代补”等方式就很好,体现了激励的作用。所以我们应该思考,围绕三峡库区和长江上游水污染防治,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机制,或者采用什么样的组合机制,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中央和地方的作用。

第四是立法的问题。有了很好的战略定位和规划、很好的体制机制,怎么保证能落到实处?这就涉及到立法层面。立法不是件简单的事,要通过立法来保证我们的一些规划、我们一些战略、一些体制机制能够得以实施,发挥作用,可能各部门有不同的想法,各个层面也有不同的认识。应该说,我们可以在立法这个层面上做一些呼吁。

第五是技术及人才的问题。如果没有深入的了解、仔细的研究、恰当的分析,就没有办法把课题中那么多的问题弄清楚,搞透彻。比如我们在报告中提到,干流水质稳中趋好,但支流水质却有恶化的风险,甚至有的支流出现严重的水华现象。支流水质在恶化,为什么干流水质却能提升呢?我们必需要依靠专家从科学的角度去把这些问题说清楚,搞明白。我们要本着科学的精神,分析是否存在我们现在还没有发现的隐忧。比如因为三峡成库后由于水流变缓,富营养化现象逐步显现,可能两年三年看不见,但五年、十年、二十年就有爆发成灾的可能。怎么去防范这些可能的灾难,必须从科学、技术上做一些深入的研究。比如,我们在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调研发现科技支撑明显不足的问题,为此韩主席专门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个报告,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当时恰逢国家在做重大科技专项中“水专项”的规划,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生态保护相关的重大科技问题随后被纳入到“水专项”中,获得3个多亿的科研经费投入。刚才我也注意到,三峡库区及长江上游污染防治的科技投入,据你们专家介绍才1000多万,是明显不够的,我们可以从这些方面做一些呼吁。九三学社作为科技界菁英汇集的民主党派,我们在科技方面提出的相关建议能够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

刚才大家谈了这么多,我也谈了不少,能不能进一步凝练出几个关键问题至关重要。我们给中共中央的建议,一般都希望将内容控制在2-3页内,希望让领导能很快地看出,还存在一些问题,而且问题很重要。如果我们不能凝练重点,报告写得又长又全,全都是重点,反而变得都不是重点,就失去了应有的效果。我体会,这也是韩主席一直要求参政议政报告要凝练、凝练、再凝练的重要原因吧。

第三,措施要实在、可行。选题、凝练后,就是要提出建议。我们所提的建议不一定要多大,但一定是要实在、可行,这点非常重要。有时,有的建议说得很实在,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范围和力度都很大的行动;有时,有的建议说得很大,要怎么样怎么样,但部委、地方政府却办不了,因为没有抓手。所以,我们提的建议一定要可行。比如,去年我们去河西走廊调研,中共甘肃省委、省政府对我们的调研非常重视,有很多部门都参与到调研中。座谈会上一个部门接一个部门地发言,也提供了很多对策建议,仅仅我们调研中收集的资料就有很高一摞。对于这么的资料和建议,我们认真凝练了两条。第一,这是涉及到国防安全的问题。第二,这是涉及到生态灾害的问题。我们发现那里的具体问题是,在水资源非常有限的条件下,农业用水却占到地方用水总量的90%以上,这么高的比例,哪里还谈得上工业用水、生态用水?所以,我们有针对性地提出,发展高效、节水农业,在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报告里更明确提出,要把河西走廊作为国家级的节水农业示范区。当前,河西走廊地区农业用水效率是比较低的,但是如果建设节水农业,在用水上至少可以再节省60%以上,若把这60%的水用于生态建设,那么,生态问题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后来,这个建议得到了家宝总理的高度重视和发改委的采纳。再如,去年我们去川西北调研,提出三个观点,川西北地区对长江黄河的水源涵养量比青海的三江源更大,同时它还是少数民族地区,此外这里生态破坏非常严重,建议国家加大川西北地区生态保护的支持力度。总理很快就做了批示,发改委也很重视。可见,只要我们能把握住重点,提出的措施是切实可行的,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

最后,对我们课题组提几点希望:一是继续完善报告。我看到湖北、重庆的报告做得很好,但有些提法还需要进一步斟酌提炼,需要进一步完善。我也建议九三学社重庆市委将报告修改完善后,可以发给另外四个省,作为大家修改报告的一个参考。二是现在应该考虑组建社中央总报告的专家组,在汇总各地报告、资料的基础上,一边调研、一边讨论,形成社中央总报告的总体框架和思路。三是争取中央有关部委和专家的支持。邀请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环保部、农业部等部门的有关领导和专家进行座谈研讨,征求意见,完善报告。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