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赖明副主席在第十届九三论坛上的讲话


“长江中上游水利水电工程对全流域生态环境的影响”这一个课题的意义十分重大。一是关系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达成。长江流域幅员辽阔,人口密集,同时区域发展差距也很巨大。促进长江流域东、中、西部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有利于在我国国土空间开发最重要的东西轴线上实现全面小康。二是关系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没有水安全作保障,粮食安全、能源安全、经济安全就无从谈起。因此,作为长江流域水安全重要内容的生态问题对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永续发展至关重要。三是关系到新常态下三大战略的实施。“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是中共中央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下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长江流域的生态保障能力是关系到长江经济带战略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四是关系到国家治理能力的提升。对长江流域的生态问题进行治理,在治理理念上要更加具有前瞻性、综合性、系统性和全局性;在治理方式上要做好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在治理体系上需要借鉴国际经验,打破条块分割,加强全流域治理;在治理机制上需要完善协调机制、统筹机制、利益共享机制、责任分担机制、同时发挥政府和市场作用的机制。

长江流域目前面临的诸多生态问题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类。第一类是工程性问题,即水利水电工程带来的问题。包括泥沙通量锐减问题、清水下泄对中下游的冲刷问题、河湖关系问题、温度滞后问题等。第二类是科学性问题。譬如,在长江中下游干流水量减少、径流过程发生较大改变的问题上,气候变化、蒸发损失和工程拦水这些因素分别有多大的影响?磷和氮的长期累积,会否使库区重蹈波罗的海和滇池等湖泊污染积重难返的覆辙?这些都是需要深入研究的科学问题。第三类是全局性问题。长江所具有的防洪、供水、发电、航运、旅游、生态等诸多功能,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应有不同的侧重。从当前发展形势来看,长江的生态功能定位将会日益凸显,这就需要统筹国家发展全局,在对长江的管理上,建立起既立足当前又着眼长远,既考虑全面又兼顾局部的统筹协调机制。

关于做好“长江中上游水利水电工程对全流域生态环境的影响”课题研究的几点考虑。一是认真梳理,找准关键问题和重要环节,分清轻重缓急,做到心中有数,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二是有的放矢,根据工程性问题、科学性问题和全局性问题的不同分类采取差别化政策措施加以应对和治理。譬如,针对温度滞后的问题,是否可以考虑采用分层供水的办法应对;针对泥沙通量锐减的问题,能否采取必要的工程措施,运用技术手段疏浚泥沙进行治理?三是认真审视长江在当期、中期和长远的不同功能定位,在长江经济带战略实施的过程中充分考量生态容量和环境容量的因素。四是深化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全流域治理是国际通行并且被证明是十分有效的做法,事实上,长江流域目前面临的包括生态在内的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全流域的统筹管理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是当前长江流域的行政管理体制还存在着条块分割的问题。譬如,在统一调度方面,由于受体制局限,长江水利委员会远期规划的2020年可调度库容和发电量分别仅占总量的23.7%和24.3%。又如,当前水电直接利益的分配机制对流域生态保护投入的考虑不足,未能客观全面地反映水电的价值。这些都亟需进行管理体制机制上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