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邹晶:全红婵、丁真式纯朴及其他


东京奥运会在一片质疑声中,在经历了万般艰辛后,终于在推迟一年,且依然在新冠病毒威胁下,让全世界观众品尝到了这顿迟到的盛宴。
这是一届不同寻常的奥运会,赛程中展现出的各国运动员的精湛技艺,甚至是他们背后的故事,都让人眼前一亮,有的相当让人动容。
中国派出了强大阵容,目前为止奖牌数位列第一,让国人倍感欣喜和自豪。
但特别让国内观众感到新奇的,是运动员中涌现出的大量新面孔。他们年轻,有朝气。虽然很多还是00后,但技术可不“稚嫩”。
对于我来说,有一个运动员的表现,以及她带来的一股旋风,使我思绪波动,浮想联翩。
那就是14岁的跳水小将全红婵。
对她动作娴熟度和优美感啥的,我就不班门了。我感兴趣的,是她回答记者的表现,特别是那句,努力跳水是为了挣钱给妈妈治病,着实从未在中国的运动员中出现过。她那质朴的表情,甚至连“生僻字”(对于她而言)都不认识的事实,让我觉得,太真实,很感动。

图片

我不由得想起了丁真。
去年11月间,丁真因为偶然的机会,凭借满脸朴素纯洁的笑容,一夜间红遍大江南北。许多人对他的颜值,不,应该说是纯朴,十分的羡慕,也相当地享受。他的一个眼神,举手投足,都能吸引无数眼球,圈粉万千人。
当然,对于我们这些城里人来说,这样的本质,那样的容装,实在新鲜,难得一见,他就像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精灵。

图片

不过,对于当地人来说,也许又太普通了,人家抬头不见,低头一定满大街都是。因为,在那遥远的地方,离开喧嚣的都市,他们生活在人杰地灵的环境里。我们这般,大概就是少见多怪了。
对于全红婵,虽然她出生在广东湛江的农村,但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发达的地区。即便如此,因为是在农村,母亲有病在身,家里有四个孩子,因此,她的家境相当难。也正因此,她拼命练好跳水,拿冠军,得奖金,为母亲支付医药费。
这是一个很朴实的理想,一个实实在在的理由,但是我们之所以感到清新,觉得异样,是因为,她不像平时我们常见的运动员那样,大多时候会说:为了祖国争光,或因为喜爱运动,尤其是他或她从事的项目,云云。
因此,全红婵在我们这样的语境和环境下,她是“另”类的,但又特别让人觉得真实,说的是大实话,而且是孝心的表现。
其实,全红婵的理由也不是她一个人才有。
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运动员丘索维金娜,1975年出生,13岁的时候,就在前苏联青少年全锦赛上获得了全能冠军,后进入了国家队。她获得了无数奖项,奖牌拿到手软。但体操运动员的生涯是短暂的,可就在她27岁时,也是因为要挣钱,为了挽救儿子的命,她重新复出。后来因为要给儿子更好的医疗,加之德国人的邀请,她又参加了德国体操队,为他国争光。当然,等儿子病情好了,也长大了后,她又回到祖国,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参赛,为祖国效力。而这次东京奥运会,是她第八次参加,此时的她,已经46岁高高龄了。
因为她为了儿子的生命,为了回报德国和祖国,她经历了人们无法想象的艰难。在这十几年的过程中,估计也没有什么人指责她的不爱国,或只为了钱。而今年,在东京奥运会上,她受到了全世界的点赞。
回到全红婵和她所处的体制和环境。
虽然,我对这个小将很是欣赏和佩服,但她“不认识字”的小问题,让我产生了一些隐忧。

图片

我不知道,她不认识的这个字是什么?我猜想,也许是髋关节的髋字,或脊柱的脊字之类的?因为,她的母亲是遇到了车祸,且坐在了轮椅上。那么,这两个字,对于14岁的少年来说,如果是在校学习的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全红婵因为八岁就开始训练,到国家队后,估计更是高强度的训练。我们不难想象,无论是队里要求,还是她自己的计划,中断学习估计是自然而然的。
这就不得不让人担忧她的文化知识的吸收问题。也许,现在她还小,而且还能为跳水事业再奋斗很长时间。但跳水、体操事业是吃青春饭的,在役时间不可能太长,像丘索维金娜这样的例子,还是凤毛麟角的。
而对于有的知识或能力,过了一定的年龄,要想补上,是很难的,至少要比正常情况下,付出的多得多,甚至没有挽救的可能。对于个人来说,其实损失不小。
如果我们再上升到更深一点层面看,对于我们体育事业的举国体制,虽然由于目前我们的国力十分强大,对于国家的付出(主要是指资金),现在唱反调的越来越少了,因为我们有这个实力。
但与此同时,一些弊端还是很明显的,也是一直存在的。
比如很多运动员退役后,年纪已经不小了,因为没有一技之长(除了运动),又没有太多的文化,特别是像举重、投掷类等,很多人其实退役后,经济上还是相当困难的。因为像这类项目,即便拿了金牌,在商业类广告里,他们也不会成为宠儿,因此积蓄不会很多,不可能靠这个维持生计。

图片

同时,如果他们没有文化,或文化水平不高,也不可能做好教练,更不可能走上领导岗位。像邓亚萍、姚明、刘国梁等这样的幸运儿,还是非常非常少的。不是有退役后的运动员,在澡堂子里替别人搓澡的吗。
因此,这里就存在一个时间窗口的问题,即要不要让运动员进行文化课的补习,或者增加文化课的内容和深度。但怎么一个比例,即多少时间上课,多少时间训练,也许需要专业人士来研究、琢磨。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一个人天天只做一件事,也未必就是科学的,至少是单调的,甚至是乏味的,适当的调节又未尝不可呢?
这次奥运会,不是有很多非职业运动员么?像超市员工、医生、工程师、科学家、教师等,不也夺得了金牌?
更何况,一直以来,很多国外的参赛运动员都是业余的,甚至连场地都要自己联系。但也只有这样,他们不比赛了,或过了运动黄金年龄后,依然还能从事其他的行业,不至于耽误前程。
除了全红婵的获奖感言让观众意外,甚至是惊喜外。还有一些在赛场上表现出来的现象,也是令人感慨的,或者说,我们社会环境还是进步了不少。
像58岁的华人倪夏莲,代表卢森堡征战东京奥运会;郎平带领的女排未能进入决赛等,都没有遭到观众的恶意批评。而这要是在以前,恐怕还是不会风平浪静的。总体来看,人们的宽容度确实提高了许多。
此外,不得不说的是,中国运动员整体的面貌、修养、自信和个性,也都比从前有了相当大的改观。
不过,虽然运动员整体素质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我还是为一些商家对运动员的过分“奖励”,有点担忧。
其实,全红婵也好,丁真也罢,他们在所处的年龄段和纯洁的环境里,也许都能保持纯朴的本质。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周边环境的影响,荣誉和赞美的过度,会不会影响他们的成长呢?

图片

这次,不是就有商家成车的运送辣条到广东湛江全红婵的家乡,有商家送房子、送现金20万等,好在全家老父亲明智,谢绝了这20万,这对于家境不好,出身农村的人来说,相当不容易。也许,在这样的父亲的教育下,成名后的全红婵依然能保持她的本色,不骄不躁,不被世俗的东西干扰。

同样,丁真如果能有定力,保持他纯真的笑容,质朴的性格,加紧学习,补上落下的课程,真正做个当地的代言人,年轻人的榜样。那将是一件极其有意的事情。

总之,从全红婵,从丁真,从这次东京奥运会,如果我们能够从一些人和事上,总结经验和教训,让我们的体育和教育事业,让我们的社会风气,乃至全民族的文化进步,都做到举一反三的话。
那么,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就真的能在中华民族复兴大道上,向前迈进一大步!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