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内英才>>两院院士

 

阮雪榆(1933年1月6日—),出生于上海。压力加工学家。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1983年加入九三学社。九三学社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阮雪榆祖籍广东中山,祖父是澳大利亚华侨,外祖父是泰国华侨,到父母一辈移居国内。其父亲是上海滩有名的工商业者,母亲是著名的医师。阮雪榆出生在上海静安寺路(现名南京西路)一幢幽静的别墅内,时值日军侵占我国山海关之时,山海关又名榆关,取名“雪榆”,乃寄寓雪榆关耻辱之意。

阮雪榆小学是在上海当时由广东旅沪同乡会办的有名的郇光小学就读的,小学毕业后阮雪榆转入上海新闸路大同大学附中二院念初中,高一时转入了上海南洋模范中学。这是他人生路上重要的一站,著名的教育家、时任南洋模范中学教师的赵宪初教授他三角课程,赵老师的严格教风和教学方法使阮雪榆终身受益。阮雪榆1950年考入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1953年毕业后留校任助教。在大学期间,他又遇上了一位好老师——庄礼庭教授,庄教授不仅在业务上对其严格要求,更在生活上、思想上对其关怀备至。阮雪榆一直心存感激,他说:“我的治学态度和研究方法都得益于庄廷礼教授的指导。”

阮雪榆从1958年后转入冷挤压技术方面的研究。“趁热打铁”是锻造的基本概念,但这种工艺费时、费力,而且加工出的产品质量难以提高。阮雪榆的创新能力表现在他能反其道而行之,用“趁冷打铁”的冷锻技术(即冷挤压技术),用一种少、无切削加工技术来改变这种落后的生产工艺,使产品加工不仅省时、省力、省料、而且质量也大大提高。阮雪榆凭借着坚实的机械学、力学、材料学等基本知识,成功地在有色金属冷锻的基础上,在国内首先研究成功黑色金属冷挤压技术,在国际上首先提出了冷挤压许用变形程度理论,为我国建立完整的冷挤压工艺理论体系做出了重要贡献,成为我国冷挤压技术的开拓者之一。其后,阮雪榆又编著出版了“冷挤压技术”等4部共100余万字的专著,对我国冷挤压技术的理论和生产实践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文革”中,阮雪榆被戴上了“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为了《冷挤压技术》上的一个图案还被列为“现行反革命”。1969年,阮雪榆被列为“控制使用”对象,才有机会继续研究冷挤压技术应用于工业生产。在受到“控制”的条件下,阮雪榆不顾当时的恶劣环境,将这项新技术应用在轻工、机械、航空、兵器等生产上。他与他的学生们先后在国内研究成功各种黑色金属氏体不锈钢、合金钢、高温合金等材料的冷挤压和温热挤压工艺40余项,不仅大幅度节约了原材料,而且成十倍甚至数百倍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冷挤压技术”研究成果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由于阮雪榆在这一领域的重大贡献,他被国内同行专家推崇为我国的“冷挤压技术之父”。“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一旦认准了方向,下定决心,就要一往无前地走下去”,这是阮雪榆最大的特点。在20世纪70年代末,国内纷纷效法从事冷挤压技术时,阮雪榆就预见到模具技术在我国潜在的生命力,及时地把注意力转移到模具技术的开发上来。1983年他在上海交大、二轻局和上海市领导的支持下,成功地建立了“上海模具技术研究所”。阮雪榆任所长兼总工程师。阮雪榆把建所的目标定位成“创建一个有自我激励、自我完善,既保证人才的相对稳定,又能相对流动,能支持年轻科技工作者脱颖而出;既能创造良好条件,与国际接轨,又能对国内生产更好地促进,将国内外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有所贡献的研究机构”。他希望能建立起一个高起点、能消化、吸引、发展国外先进技术能力的模具技术开发研究中试基地,走出一条科研、生产、教育相结合的道路,一条研究机构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坦途。

阮雪榆紧紧以市场为导向,大胆引进先进的管理机制。他坚持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办所方针,根据工业生产发展的实际需要和学科发展的趋势,将工作重心放在能直接为经济建设服务的研究课题上。建所的头四年,就在国内首创了冰箱压缩机曲轴的冷锻新工艺,洗衣机制动轴温锻新技术。在管理、经营机制理顺的前提下,阮雪榆没有忘记作为一个科研机构,学术成就应当放在首要的位置。为此,他广招各路贤才,使模具所成为一个学科较为齐全、梯队结构合理、始终占据国内塑性加工、模具技术发展制高点的科研、教学、生产的联合实体。国际模具协会主席、德国的山德尔先生在参观了模具所后说:“你们研究所在短短的时间里能得到这样快的发展,这在我们德国也是十分罕见的,我对你们取得的成就感到惊讶。”

80年代初,用计算机进行模具设计不要说国内还没有,就是在世界上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而阮雪榆则看准了计算机辅助设计将是今后行业发展的方向,下决心要把模具所的研究转移到计算机辅助设计CAD/CAM上。此时,国外有人告诫他,模具CAD没有前途!但他认准了,不为所动,他知道,计算机辅助设计(CAD)是历史提供给模具所的一个机遇,抓住了它,就是抓住了科技新生长点,就会真正使模具所立于不败之地。

1984年阮雪榆冒着风险向银行申请并获得了99万美元的贷款,并用此款购置了当时最先进的计算机和最新的设计软件。其后的几年,阮雪榆和他的同事在模具CAD/CAM/CAE领域,从事了图形技术、数值模拟和人工智能等多方面的研究,成功地完成了模锻过程反向模拟,注塑内高分子的流变数值模拟、温度场模拟、三维造型模腔加工等国际前沿课题,在国际上首次研究成功集多域、动态、随机、集成和智能为一体的智能注塑模设计系统,受到国内外专家的高度评价,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轻工业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和两次国家科技进步奖三等奖,并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在德、日召开的国际塑性加工会议上,阮雪榆被聘为荣誉委员与执行主席。

阮雪榆认为,在研究所工作内容上,应当以三分之一的精力从事研究开发,另外三分之一的精力则从事对工业企业的技术转移,还有三分之一的精力用于对企业的工程支持。为了将科技转化成生产力,必须进行有效的技术转移与工程支持,而技术转移与工程支持的战略上的一个更大特点是要将本所的科研成果对工业企业进行技术转移与工程支持。他还应用“系统集成”的新战略来实施技术转移与工程支持。要进行系统集成,必须及时掌握国内、国际的科技信息,高层次的国际合作是必不可少的。

为此,阮雪榆领导模具所与美国福特汽车公司、美国EDS公司、日本三菱株式会社、日本沙迪克株式会社、日本松下电工株式会社、瑞士FEINTOOL公司等国际一流跨国公司建立了高层次的密切的技术经济合作。与日本沙迪克共同创办的“沙迪克软件公司”,连续被上海市评为“明星软件企业”。主要的软件人员由模具所派出,并由阮雪榆进行人事和经营管理,投资者称其为“管理上满意、技术上满意、效益上满意”的“三满意”公司。

经过多年的探索,阮雪榆创建的研究所,不仅成为了一个一流大学的科研开发基地、技术转移基地,还成为一个一流大学高科技的教学基地。学生可以用国际一流的教学、科研设备从事学习、研究。这不仅为高等工业学校培养机械学科人材、培养先进制造技术人材探索了一条较好的道路,也为高科技迅猛发展时代大学科研如何与工业生产相结合、支持工业企业进行高科技改造探索了一条有效的途径。

由于其丰硕的科研成果,模具所被美国列入1993年“国际研究中心名录”,1993年又被评为上海研究所中的第20强。目前,该所已与美国、德国、日本、瑞士、意大利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个研究所、工厂、大学进行了广泛的技术和学术交往,并与十多个外国大学、公司建立了实质性的技术合作关系。这种合作,不仅吸取了国外的高技术与管理经验,还和他们做相互的技术转移,将模具所的层次提高到一个较高的水平,也为利用国际上的先进技术推动国内许多支柱产业的技术进步做出了贡献。

作为一名享誉国内外的塑性加工和模具技术专家,阮雪榆在学术上成绩斐然,在国际国内广泛的技术、学术交流和各项经济活动交往中,也做到廉洁自律。面对许多不便谢绝或在礼节上不宜推脱的大小礼品、纪念品、礼金等(其中大部分是赠给阮雪榆个人的),阮雪榆都一一交给负责礼品保管的同志作好登记。据统计,仅1992年至1995年的3年间,就有总价值4万余元的金牌、金饰品、小型摄像机、照相机、中文电脑记事簿、镶金表、名酒、外烟、礼品等,以及许多无法计价的珍贵工艺品。对这些礼品的处理,阮雪榆除通过适当途径退还送礼者外,对本所有权处理的礼品,还拟了一个较好的处理方法:奖励给对模具所做出贡献的、有成效的职工;摆放在会议室陈列橱窗内;留作所内办公使用;作为所内联欢会活动奖品。他还拿出个人积蓄,帮助来自贫困地区(尤其是一些父母双亡或单亲家庭)的学生顺利度过大学的学习生涯。他的这番义举深深感动了全系学生和教职员工。同时他还在西安交通大学设立“庄礼庭奖学金”,支持西安交通大学的学生,同时缅怀他的恩师庄礼庭教授。

1995年国家批准在上海模具技术研究所的基础上大规模投入,建立中国国家模具CAD工程研究中心。

1996年,在交大建校100周年之际,江泽民主席亲临上海交大并参观了模具所,在听了阮雪榆的汇报后,江主席称赞说:“你把一个很大的道理浓缩得这样好!”

“吃常人不能吃的苦,做常人不能做的事”,这是阮雪榆的座右铭,正是凭着这种信心和毅力,阮雪榆不断探索和追求,实践着一次又一次更高的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