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名家作品
拥抱父亲
发布日期:2018-02-28 来源:九三学社江西省委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时序已经进入二零一八年农历正月初九,我随身高已长成大小伙子的孩子前往父母家吃晚饭。因跟不上历史前进车轮的进程,思想上我已经与儿子隔阂了好长一段时间。

古稀之年的外公外婆看到由自己一手带大的外孙很是开心,不停地嘘寒问暖。儿子肯定是收到了老人的那份怜爱之情,他一改往日在我面前阴沉的脸,在老人面前嘻嘻哈哈地撒着欢儿,不停地说着玩笑,这更使二位老人笑得合不拢嘴。这样欢快的场面感染了我,我也加入其中。儿子很自信地告诉我:“娘哎,你放心,你的儿子很优秀,你会为他骄傲的。”这氛围一真持续到晚饭结束。

饭后儿子去与小表弟妹聊天,我仍坐在饭桌前与年迈的父母聊天。谈及为培养这个孩子我的辛苦付出,我的老母不停唏息。执教多年的老父安慰着我:这个孩子知识面广,动手能力强,人又聪明,很有想法和见地,你也不要逼着他按部就班重走你的人生路。父亲的话让我释然不少。

夜色渐浓,我叫上儿子准备回程。老父母目送我们。在跨出门时,我提醒儿子感恩外公外婆的辛苦付出将他带大,拥抱一下他们,儿子欣然接受。看到儿子与老母互抱的刹那,我眼中泪水泉涌,想着老父老母为我所做的点点滴滴,那一刻我非常感恩他们在我年幼时对我毅力的培养。

偷偷拭去眼中的泪水,我也拥抱了老母。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继续端座着。我走向他时,这一次父亲很主动地站起来接受我的拥抱。在这一生的记忆中,我与父亲肢体上的接触屈指可数,也从没有过撒欢和亲近。只是近二年为了疗愈原生家庭的创伤、取得与父亲情感的链接,我曾抱过父亲二次,那二次父亲都很不习惯,仓促地推开了我。

幼年的我曾病入膏肓,天天发高烧无钱医治。后来发展到不吃饭,连哭声也似猫叫般越来越小,父母已经做好了放弃的准备。未曾想一个月后的冬日父亲偶然从田里的泥里翻出几条泥鳅,就着泥鳅我开始吃几口饭。看到死亡线上的我开始复苏,父亲冒着严冬接连几日去淤泥找泥鳅,就这样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然而今天的拥抱让我终生难忘,79岁高龄的父亲也紧紧地回应我的拥抱。在拥抱我时他竟然说出了一句“这就是我二条泥鳅换来的女儿”!这句话让我心弦翻滚。人到中年,我终于听到了父亲那句承认我、肯定我、为我骄傲的欣慰话语。似作家三毛般,这句话我等了四十年啊!(南昌市西湖区支社 杜娟)

(注:三毛曾写过一篇文章《一生的战役》,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对我来说,一生的悲哀,并不是要赚得全世界,而是要请你欣赏我。一天深夜,她的父亲看到文章后很感动,留下一张字条:“我读后深为感动,深为有这样一枝小草而骄傲。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整个宇宙的生命,感觉有了曙光和朝阳。草,虽烧不尽,但仍应呵护,不要践踏。”三毛看完后,泪流满面。她给父亲回复道:“等你这句话我等了一生一世,直到今天,你亲口说出来,才抹杀了我在这个家庭里永远抹不掉的自卑与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