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九三学社前辈程开甲99岁授勋 一生事业基础在浙江打下
发布日期:2017-08-11 来源:九三学社浙江省委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

他是“两弹一星”元勋。

他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他是我国核武器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他是1953年加入九三学社的老社员。

他是程开甲,在99岁生日之际,他收获了“八一勋章”。

7月28日,程开甲得到军委最高嘉奖,收获一枚八一勋章,很少有人知道,8月3日是他99岁生日。这枚勋章,正是对这位用生命演绎奉献的老人最好的证明。

2017年6月,经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中国军队新设立“八一勋章”,并组织开展首次评选。“八一勋章”是由中央军委决定、中央军委主席签发证书并颁授的军队最高荣誉,授予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中建立卓越功勋的军队人员。

程老出生于吴江,求学于嘉兴。他曾经感慨,一生事业的基础是在嘉兴打下的。而秀州中学正是他成长成材的摇篮。

1931年秋,13岁的程开甲,离开家乡江苏吴江,挎着行李迈进了距家20公里的浙江嘉兴秀州中学。

就在前一年,著名教育家顾惠人接任秀州中学校长。秀州中学一共培养出10名院士级的科学家,如陈省身、李政道、顾功叙等,1928年至1937年十年间毕业的,就有7位。可以说,程开甲正好赶上秀州中学最辉煌的时期。

秀州中学1937级毕业留影 前排左三为程开甲

在秀州中学的6年,程开甲看了大量的人物传记,爱因斯坦、牛顿、居里夫人、伽利略等,“这些书让我增强了责任感和使命感。这些科学家追求真理、热爱祖国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教育了我,对我的人生起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巴斯德发明细菌,让法国酿造业称雄一世,仅此发明便支付当时战争失败的赔款。当时的中国积贫积弱,这让他萌发了当科学家的念头。

他在浙大读书的四年,是中华民族最为苦难的时期,他在日记上曾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中国落后挨打的原因:科技落后。拯救中国的药方:科学救国。”

为此,他一直认真准备。

但1931年初进校时,程开甲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小子,成绩平平。到了初二,他开始冒尖,尤其是数学和英语。

他的数学老师姚广钧,十分重视数学的记忆训练,程开甲能将圆周率轻松背到小数点后60位,能将1-100的平方表倒背如流……这对此后半个多世纪程开甲的学习与科研都大有裨益。数学的常用公式,他不用翻查,一个复杂的微积分演算,他不用纸笔,很快便推算出结果。姚广钧知道程开甲的数学水平远高于其他同学,便经常利用假日给程开甲“开小灶”。高中时,姚广钧就让程开甲接触大学的微积分。

数学一直是程开甲的强项。在大学时,他一直坚持听数学系的课,大三时便写出论文《根据黎曼基本定理推导保角变换面积的极小值》,被著名数学家陈建功推荐给英国数学家Tischmash发表,这篇论文被前苏联斯米尔诺夫的《高等数学教程》全部引用。

当然,最关键的是,优异的数学为程开甲物理专业的学习研究奠定了良好基础。

中学时期的数学记忆训练对于后来程开甲的科研与学习大有裨益

程开甲的另一个强项是英语。他早已立志成为科学家一类的大人物,而这类人物以国外的居多,因此一开始他便将英文作为重要工具。秀州中学是一所教会学校,很重视英文。“有一次顾惠人校长代张才茂老师上课,听到我背诵流利,十分称赞。”

初三,程开甲第一次参加学校的背诵比赛,却因精神过度紧张,只背了三句就忘了,辅导老师姚广钧鼓励他:“看以后的。”高中一年级,他便获得全校背诵比赛第一名,高三时,参加浙江省四所中学演讲比赛,获得单项第一名。

程开甲获浙江省教会中学英文演讲比赛第一名

秀州中学老师爱生如子,不断鼓励学生。多年后,程开甲依然认为,帮助学生找寻适合的路,适时引导是老师的天职,“老师的鼓励很重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程开甲忘记了不开心的童年,变得开朗活泼。他常常读书至深夜,高中时便预读大学课程,还借外文原版书来读。

“求学问和学做人,中学是关键时期,我有幸在一个比较完美的环境中成长。”

——1941年,程开甲大学毕业时,和同学金之镕谈到中学时期

2000年10月,秀州中学百年校庆,程开甲应邀参加,这是他毕业63年第一次返校。提前一天,他就出现在校园里。在校庆典礼上,面对眼前的年轻学子,程开甲由衷感慨:我一生事业的基础是在这里打下的,正是在这里开始懂得了爱国爱校爱科学!他在顾惠人铜像前深深地三鞠躬,尊崇之心,不言自明。

1937年,程开甲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浙江大学物理系的“公费生”,接受了束星北、王淦昌(九三学社社员)、陈建功(九三学社社员)、苏步青等大师严格的科学精神的训练。

1946年,经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博士推荐,程开甲获得英国文化委员会奖学金,来到爱丁堡大学,成为了被称为“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玻恩教授的学生。玻恩一生共带过彭桓武、杨立铭、程开甲和黄昆(后两位后来都加入了九三学社)4位中国学生,其中,彭桓武和程开甲后来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黄昆、程开甲则荣获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1960年夏,经钱三强点将,南京大学教授程开甲走进了核武器研制的队伍。

他听从祖国召唤,二话没说毅然来到罗布泊这片死亡之海,住帐篷、喝苦水、战风沙。原子弹研制初期,程开甲被任命为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长,分管材料状态方程的理论研究和爆轰物理研究。他第一个采用合理的TFD模型估算出原子弹爆炸时弹心的压力和温度,为原子弹的总体力学计算提供了依据。

从1963年第一次踏入号称“死亡之海”的罗布泊,程开甲在茫茫戈壁工作生活了20多年。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两弹结合以及首次地面空投、地下平洞和竖井试验在内的30多次实验中,他爬进测试廊道、测试间,甚至最危险的爆心,始终亲临一线指导技术工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到实地看了,我心里才踏实”。从1962年筹建核武器试验研究所到1984年离开核试验基地,前后22年,程开甲先后成功筹划、主持了30余次各种类型的核武器试验,基本上都获得预定的试验目标。为了国防事业,程开甲隐姓埋名近40年,直到1999年9月18日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才从幕后走向台前。

步入耄耋,程开甲不顾年迈,仍在材料理论、高功率微波继续开拓研究领域。“我们艰苦奋斗的传统更重要的是刻苦学习、顽强攻关、勇攀高峰的拼搏精神,是新观点新思想的提出和实现,是不断开拓创新的进取精神”。在科研成果和荣誉面前,程开甲从不以学术权威自居,始终强调集体智慧的结晶,努力为年轻人成长成材创造条件。他说:“我只是代表,功劳是大家的。我们的核试验,是研究所、基地所有参加者、有名的无名的英雄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去完成的”。

最后,奉上由央视《大家》栏目播出的纪录片《程开甲》,一同来感受程老精益求精的钻研精神和满腔炽热的拳拳爱国心。(周舟 本文根据2012年3月《嘉兴日报·江南周末》、《世纪风采》、九三学社中央网站等整理编写。图片、视频来源于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