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守护美丽大草原
——九三学社中央聚焦草原生态文明建设
发布日期:2018-02-22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自古以来就是人们讴歌的对象,是生命力的典型代表。中共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实行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草”第一次被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成为建设美丽中国的重要内容,体现了国家对草原生态保护愈加重视。

1月31日至2月1日,九三学社中央以草原生态文明建设为主题,在京召开第十五次科学座谈会。这也是九三学社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于2018年召开的首场科学座谈会。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出席会议并讲话。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邵鸿,副主席张桃林、赖明、丛斌出席会议,并分别主持专题讨论。多位专家就草原保护现状、存在的主要问题及未来如何做好草原生态文明建设进行了讨论。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小草》这首歌大家耳熟能详,座谈会上,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副主任刘加文现场唱起这首歌,他说:“为什么没人知道小草呢?不光没人知道,有时候还会踩两脚。我们对于草的保护重视远远不够。”

草原的生态功能是全球性的,有“地球皮肤”的美称。它占据着地球上森林与荒漠、冰原之间的广阔中间地带,覆盖着地球上许多不能生长森林或不宜垦殖农田的生态环境较为严酷的地区。植物群落的演替规律一般是先有草,才有灌木,再有乔木,因此草也被称为“先锋植物”。

草原是我国面积最大的陆地生态系统和主要生态屏障。但由于长期重开发轻保护、不合理利用等原因,曾一度致使我国90%左右的天然草原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影响了草原畜牧业可持续发展和牧民增收,威胁着国家生态安全。

据刘加文介绍,中国的草原面积已经达到世界第一位,占世界草原的12%,就中国土地资源来看,草原的比重也是第一位的,中国草原面积是耕地和森林两种资源加起来的1.15倍。但目前我们对草原的保护并没有像山水林田湖那样重视。“近十年,我国耕地面积增加了10%,主要来自于草地的开发开垦,还有就是违规开矿、修路、旅游开发等。同时,超载放牧导致草原质量下降,人们不断地向草原索取,却很少回馈草原。”刘加文说。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英俊向大家展示了多张被破坏的草原的照片。“大概90%的草地发现不同程度的退化,主要表现在生产力低、生物多样性丧失、土壤侵蚀加剧,这严重制约了草原生态系统的功能性和稳定性。”他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谷树忠指出,目前我们对生态保护的理念很狭隘,一提绿化,就植树造林,很少想到种草,草绿化的理念远远不够。

草原保护政策的喜与忧

近年来,我国草原保护与修复取得显著成效。据统计,2016年全国天然草原鲜草产量连续6年实现稳中有增,全国草原综合植被盖度达到54.6%,草原生态退化得到有效遏制。这得益于国家对草原生态保护的日益重视。

在法律法规方面,我国1985年就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2014年8月,国家发改委等5部委联合印发的《新一轮退耕还林还草总体方案》提出,到2020年,将全国具备条件的坡耕地和严重沙化耕地约4240万亩退耕还林还草。在政策方面,从2011年开始,国家在内蒙古等8个主要草原牧区省份全面实施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2012年又将政策实施范围扩大到黑龙江等5个非主要牧区省的36个牧区半牧区县,覆盖了全国268个牧区半牧区县。

“内蒙古在推行绿色发展、补奖政策以来,草原持续恶化趋缓、局部治理取得明显成效,牧民的收入有了较大增加。”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厅副厅长刘永志在介绍内蒙古草原保护情况时说,内蒙古完成了基本草原划定工作,划定基本草原8.8亿亩,制定并实施了禁牧、休牧、轮牧制度,草畜平衡制度。“在草原生态补奖过程中,我们制定了草原生态补奖的责任和草畜平衡的考核绩效进行挂钩。也就是说如果草畜平衡做不到,草原生态补奖不会全额发放。”刘永志说。

座谈会上,专家们表示,目前中国退耕还林还草已取得了初步成效,但问题也比较突出,例如草原保护的监管不到位,超载放牧及领补奖款后不禁牧、昼禁夜牧的现象依然存在。有的地方补奖资金发放缺乏考核,无法与禁牧减畜任务建立联系,出现“养懒汉”现象。

“草原的科技投入太低,据我不完全统计,‘十二五’以来只投资不到6亿。”九三学社社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呼天明指出,目前草原修复效率较低,科技投入不足是重要原因之一。九三学社中央科普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草地野外站站长王堃指出,西部草原大多数基础设施还比较落后,资金投入不足。同时,草原监管不到位,惩治力度不够,放任了破坏草原生态行为。

如何守护草原生态

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将山水林田湖草纳入一个生命共同体。在新时代,如何守护美丽大草原,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座谈会上,多位专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建立草原国家公园是多位专家的共同建议。刘永志呼吁,应关注呼伦贝尔国家公园和锡林郭勒草原国家公园建设。“目前,应进一步加强呼伦贝尔草原综合治理工作,实施退耕还草,按照山水林田湖草原本的生态面貌建设。”他说。

在国家政策方面,多位专家提出应加大对草原保护的重视程度,国家应对草原牧区给予更多财政补贴政策,另外还应优化补奖政策,使其真正能够提高牧民积极性。专家们还建议将草业发展纳入乡村振兴战略。“牧区乡村振兴是一个最难的点,需要进一步理清思路,不能照搬农区的做法,应该根据草原的特点因地制宜,加强顶层设计。”刘永志说。

在草原保护监督管理方面,九三学社中央农林专委会委员、九三学社黑龙江省委会秘书长葛文杰建议借鉴“河长制”“湖长制”“林长制”的做法,在草原地区实行“草长制”,谁管理谁负责。刘永志建议,应建立健全决策责任的追究制度,建立草原生态治理综合决策机制,开展全社会生态环境的教育制度,逐步建立国家社会和个人共同投入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管理体系。

草原的管理也离不开大数据和科技投入。刘加文、呼天明等人建议,应加快草原信息化平台建设,将草原生态和草原资源纳入一个大平台,便于政府部门掌握草原的信息数据,更好地进行监管。同时还要利用物联网技术,为牧民开拓增收渠道。

在保护草原生态的同时,还要促进牧民增收。北京林业大学草地资源与生态研究中心主任卢欣石建议,应扩大农业草原经营规模,培植草原新型经营体,调整草原生产结构。中国农业科学院草原研究所所长侯向阳则提出,应重视“草原丝绸之路”建设。“草原丝绸之路是经过内蒙古、外蒙古高原以及西伯利亚和中亚北部进入东欧和欧洲中心地带的通道。我们应重视草原丝绸之路文化的挖掘、研究、传承和发扬,借此推进草原生态文明,促进牧民增收。”侯向阳说。

“草原的发展要考虑草原自身规律,以牧民为中心,让牧民自己管自己。”这一观点得到与会专家的一致认同。

九三学社持续多年关注草原保护

草原生态文明建设是近年来九三学社中央议政建言的重点课题之一。

2017年9月,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率队赴内蒙古调研草原保护建设情况,在九三学社中央初步编制的2018年10项重点调研选题中,有7项与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相关,其中一项确定为草原生态保护与现代畜牧业发展。九三学社换届后召开的首场科学座谈会就聚焦草原生态文明建设,足见九三学社对其重视程度。

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在座谈会上说,中共十九大报告首次把“草”纳入生态文明建设,充分表明要完成五位一体战略目标,离不开草原生态文明建设。九三学社中央关注草原问题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的1995年。据不完全统计,从1995年至今,九三学社中央围绕草原主题在全国政协提交大会发言4件、提案6件,形成调研报告3件。(栾絮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