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密码:
>> 新闻集萃 >> 社内要闻
李景虹:知识分子的责任和担当
发布日期:2019-12-11 来源:九三学社北京市委
【字体: 【颜色: 浏览量: ...

人物档案

李景虹,中国科学院院士,九三学社社员。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化学系学术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分析中心主任,分析化学所所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基金委创新团队负责人;英国皇家化学会会士。1991年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化学系化学物理和高分子物理双学士学位,1996年获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理学博士学位。任第十二、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北京市委科技委员会主任,九三学社清华大学委员会主委。

清华校园西侧,有一栋爬满爬山虎的砖红色建筑——何添楼。对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李景虹来说,这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每天,他沿一条玉兰幽香的路,走进自己的实验室。

为学严谨的他,科研成果丰硕。近年来,李景虹致力于电分析化学、生物电化学、石墨烯分析化学、单细胞分析化学及纳米电化学领域的教学科研工作。以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300余篇,被引用量达45000次以上,h因子106,2015-2019年连续入选汤森路透全球高被引科学家。担任清华大学分析中心主任以来,他带领学科点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团队。近五年来,分析中心发表SCI收录论文400余篇,建立了完善的科研创新平台。

2019年,李景虹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他的世界,不只有科研。

当记者见到这位新晋院士,他有些低调:“还是聊聊参政议政和社会服务吧,更值得说。”

李景虹常说,要“把事业放在心上,把责任扛在肩上”。多年来,他为国事建言,为民生呼吁,不尚空谈、不务虚名、不求回报,履行着一名知识分子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身在象牙塔,心怀家国事

2019年9月12日,身穿实验室白色工作服的李景虹,身影出现在全国政协机关会议室的大显示屏上。屏幕的另一边,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全国政协和相关国家部委的负责同志。

这是全国政协“加大白色污染防治力度”远程协商会的一幕。

“什么是‘微塑料’?就是直径小于 5 毫米塑料碎片。”李景虹现场进行科普,“我所在的清华大学分析中心,一个重要研究方向就是研究和揭示微塑料的环境污染状况,及评价其对人类健康风险。”

“微塑料”,对很多人是陌生的概念。也就更无从得知,这种小小塑料碎片对人体健康的潜在威胁,他指出人均每周塑料摄入量约5克,相当于2000颗“碎片”。

这是严重危害地球环境的“隐形杀手”,李景虹忧虑地说,“我国每年产生废弃塑料量约500万吨,随着时间推移,如此规模的废弃塑料经自然老化、风化后势必成为微塑料污染进入各类环境介质中。”

在简短务实的发言中,李景虹提出了加大科研投入、发展塑料循环经济、修复微塑料污染场地、加强科普宣传等4点建议。

化学离我们生活很远吗?不,李景虹会告诉你,它就在生活中。我国是危险化学工业产值世界第一的国家,化学品相关行业发展迅速,化学品及相关企业存在较高的环境风险。多年来,他忧心忡忡,多次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提交相关提案,呼吁关注这一问题,有效应对化学品安全和化工过程安全。

李景虹的提案内容“包罗万象”,除了自身的化学专业,他还关注科技、文化、教育、生态。

在科研和科技成果转化方面,他提倡“用‘研发代工’打造产学研相结合的新型研发机构”、“改进基础学科人才选拔和培养”;在化学品管理上,他呼吁“建立化学品科学分类体系”、“加快制定化学品环境管理法”;在教育方面,他指出要“促进学前融合教育,实现全纳教育发展”、“控制超级中学规模,推进教育均衡发展”;在东北振兴战略上,他认为人才流失是关键问题,提出“振兴科教事业,‘止血’人才外流”……

有一件事,让李景虹深切感受到自己建言的价值和意义。那是2014年,他提交了一份关于农村饮水安全的提案,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第二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了这个问题:“新农村建设要惠及广大农民。突出加强水和路的建设,2015年再解决6000万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

这让李景虹很受鼓舞:“很多事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会把长期关注的问题一直‘追’下去。”

以科研的态度参政议政

李景虹戴一副细边眼镜,看上去不苟言笑,严肃又严谨。

务实,专注,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同事邢志记得第一次见面,是2004年在清华大学理科楼的实验室。“李老师刚到清华,桌子上摞着厚厚一叠资料,每天专注埋头在学术之中。”

那时,李景虹刚离开中科院长春应化所,来到清华大学化学系。学校配套的启动经费,李景虹用来招聘了近十名博后,迅速开展研究工作。实验室一切从简,即将淘汰的家具、空调以及大量试剂,都被李景虹用了起来。

除了吃饭睡觉,李景虹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实验室,很多事亲力亲为。晚上路过何添楼,邢志经常发现“李老师办公室灯火通明”。

做科研,他严谨求实。对待其他事也是如此。把科研态度带到参政议政,李景虹对“求真求实”有一种特别的讲究。

什么样的提案算好提案?李景虹喜欢“用数字说话”。他认为一个好提案,要选好题、有见地、有办法。既要讲真话、讲实话,也要直截了当、接地气。

李景虹是九三学社北京市委科技委主任,副主任彭海琳与他多次“搭档”,完成“研发代工”和“军民融合要少说多做”等提案。“我们会成立工作小组,进行大量实地走访和调查研究。”彭海琳说,“撰写提案期间,李景虹教授组织大家多次研讨,并就提案逐字逐句反复斟酌。”

每一件提案,他都拿出钻研精神认真对待,从构思、查阅资料、调研到落笔,往往几易其稿。

“加强地下水资源保护,科学开发与合理利用”,这是一份向全国政协提交的提案。“中国地下水储量近9000亿m³,总量居世界第6位, 而人均占有量居世界第109位。”地下水资源开发利用中有哪些主要问题?为什么要保障地下水资源?李景虹一一列举,并针对性地给出6点建议。

这份提案,他先后修改了三个版本。字数分别是3697字,2550字,553字。

为什么有三个版本?“我一般都先有一个非常详细的研究报告,再进行简化。”如何表述清晰、凝练精准?每一句话,他都不厌其烦,一遍遍推敲打磨。

连报告的“附件”,他都精益求精。2016年,李景虹提议“建立化学品的科学分类及完善相关立法”,相关部委答复提案时前来交流。李景虹提前查阅中英文文献,将美国、日本、欧盟、加拿大等地相关法律和制度做了完善梳理,写成《发达国家化学品环境管理立法及管理概况》,长达10页。交流后,部委工作人员忍不住感慨:“李教授的很多提法真是提到了我们心里,这正是我们想干的!”

十几年来,李景虹每年至少拿出3个提案,参政议政成果可以用“丰硕”形容。每一份提案和回复,他都细心收集起来,已有厚厚的一摞。“要说容易也容易,用心就行,”李景虹顿了顿,补充道,“只要有心,做什么都容易。”

“好家风”带出“好队伍”

李景虹不止是会埋头苦干的人,带队伍也有一套自己的办法。

他有个特殊的身份——九三学社清华大学委员会主委。这相当于民主党派基层的“党支部书记”。清华委员会228人,有高级职称的人数占83.77%。怎么当好高知群体的“领头雁”?

困难也不少。比如,委员会老龄化严重,平均年龄是57.59岁。得益于不断补充的“新鲜血液”,这一数字比上年降低了0.67岁。

再比如,社员们都很忙。委员会中不乏院士、长江学者,也有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本职工作繁重,社会兼职众多。

如何凝聚人心?李景虹常说,“党派有很多事可以做。”他把党派工作总结为三句话:抓住特色,凝聚共识,思考前瞻性问题。

当了多年老师,在面对学生时,李景虹说自己“既讲究规范,也注意因材施教”。他把这种理念也带进党派社务工作中。

清华委员会像一个“大家庭”,有着良好的传统。每年的新春座谈会,大家齐聚一堂,就一两个议题进行研讨。如2017年,专门讨论人事制度改革后学校“双一流建设”的重点,包括人才布局、学科布局和教学提升、学生培养几个方面。会后,以纪要形式上报学校党委统战部。学校对委员会建言献策的做法一直颇为重视,每次均针对提出的问题一一答复并专门沟通。

王哲是一名年轻社员。在他心中,李景虹是一位“忧国忧民的学者”。“早在2016年,李老师就担心中美贸易摩擦会带来系列问题,特别是核心技术方面的‘卡脖子’问题。”中兴事件后,李景虹第一时间组织清华委员会座谈,深入探讨目前科研体制的问题,大家就如何真正发展科技竞争力建言献策。

九三学社倡导“爱国、民主、科学”精神,委员会常聚在一起,就某些问题进行进行“争鸣式”探讨。李景虹注意吸纳群体意见,发挥每个人的作用,“在实际调研和学习交流中,让大家产生共鸣。”

李景虹有一位崇拜的人,尽管他们素未谋面。“他对我影响非常大,我加入九三学社,也是受到他的感召。”

他,就是吴学周。

谈到这里,李景虹立即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出版于2002年的《吴学周诞辰100周年纪念》。暗红色的封面上,衣着朴素的吴学周淡然注视远方。17年来,李景虹从长春来到北京,辗转过许多办公室,始终把这本书放在身旁。

从年谱上看,他们的人生全然没有交集。吴学周是我国分子光谱研究的奠基人之一,1951年加入九三学社,1952年参与组建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83年,吴学周去世。——那一年,李景虹还是个中学生。

2001年,李景虹回国,来到自己曾度过5年博士时光的长春应化所。在这里,他读懂了先辈的生平和心路,汲取着奋进的温度与力量,感受到跨时空的传承与给养。

长春应化所伫立着一尊吴学周半身铜像。一尊雕像,代表了一代学人,也凝固了一代人的精神。20世纪50年代初,吴学周与43名科技人员从上海奔赴长春,迎接新合并重组的长春应化所。在这里,他们奠基立业,开创了中国应用化学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所有人都尊敬他。”李景虹感慨的说,“吴老在学术上极具前瞻性,一生追求真理,光明磊落。吴老是老一辈科学家的代表,也是我心目中‘九三人’的表率。”

如今的李景虹,也成为其他人心目中的表率。

“周边的青年学者遇到问题,求助李老师,李老师总是能够想办法给予帮助。”同事邢志也是九三学社社员,在他心里,李景虹提携后辈,尤其关心年轻人的成长。“我的闺女中考的前一年,李老师捧着厚厚的复习资料和音视频文件送给我,说:这是我孩子中考的复习资料,希望能对你孩子复习考试有所帮助。”

虽然看起来略为严肃,实际上,李景虹也有细腻的一面,甚至有些“念旧”。

十几年来的文稿和书,都被妥善收藏,分门别类放整齐。办公室的白板上,留着一幅颇有童趣的画,李景虹笑着说那是女儿十年前画的。对重情的人来说,过往经历就像一位老友,能让他总结过去,也让他展望未来。

正直务实,情感细腻,李景虹就是这样一个刚柔相济的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是中国知识分子对自我的最高期许。什么是当代知识分子的责任和担当?在李景虹看来,是通过建言献策,“让国家变得更好”。

(九三学社北京市委 程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