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关于完善我国科技“中试”环节的建议


一、完善我国科技“中试”环节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科技创新对社会经济的推动作用主要是由科技成果转化或产业化而实现的。一般来说,科技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要经过科学研究、中试环节、科技成果转化(产业化)这三个环节。就我国科技创新状况而言,制约科技成果转化的主要原因是两个:一是企业没有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二是中试环节投入严重不足。

对于第一个问题已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在国家科技规划中已明确提出要让企业成为技术创新的主体。但是对于第二个问题国家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国际上,科研与中试及产业化的投入比例为1:10:100。而我国一些内陆省份的投入比例甚至仅为1:0.05:8。中试环节,往往是政府不管,企业不愿掏钱,很多科研成果因此长期束之高阁。中试环节的滞后是造成科技成果转化不畅的关键因素之一,也是制约我国经济在新世纪腾飞的原因之一。所以,完善我国科技“中试”环节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完善我国科技“中试”环节的具体建议

1、切实解决中试环节的经费来源。中试环节的过程是一个风险性很高的过程,既非基础性科研,也非产业化生产。不解决中试环节的经费来源问题,中试环节也就无法进行。

首先是要加强国家的支持力度。国家应根椐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以及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调整的需要,统一规划,每年分配部分资金,重点投入,分期分批建设重点中试基地。同时,支持高校、科研机构积极筹建中试基地,其资金来源是减拨下来的事业费和部分专款、科技周转金、技术转让费、科技贷款。采取有偿使用,谁投资谁受益。对中试基地建设给予政策优惠。国家还要在指令性计划项目中留有较充裕的扩大试验拨款,银行应对有良好前景的项目增拨中试贷款。在中试获得的纯收入开始超过中试总支出之前,最好能免征一切税收。

其次是拓宽中试环节的投融资体制。国家可以成立中试环节信贷担保基金,对进入中试环节的高新技术企业的产业化项目所申请的银行贷款提供担保。同时应积极创造条件,发展风险投资。从国际的经验看,风险投资是促进科技成果推广转化,发展科技型产业的关键性环节,它是通过新技术创业把科技成果和商品化结合起来的一种投资体制。据有关资料显示,在我国已转化的科技成果中,成功转化的资金靠自筹的占56%,国家科技计划拨款占26.8%,风险投资占2.3%,而国外科技成果转化率高,在美国至少有50%从事高新技术的中小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得到风险投资的帮助。所以我国应本着技术创新、金融创新相结合的原则大力组建各级风险投资公司,为中试环节提供担保和其它服务。具体措施可以包括:财政税收给予优惠政策;政府设立风险投资基金;加大股票市场向中试环节企业上市场融资的倾斜力度;提供政策和体制环境,鼓励成立风险投资公司等等。

最后还要促成投资主体的多元化。对市场需求前景相对明确、规模效益明显的高新技术行业或产品,中央、地方和企业共同投资,与科研、生产部门合作,建立开放式的中试基地。国家针对高新技术重点项目,对中试基础提供资助。地方可以从科研发展基金中给予支持。此外企业也必须加强中试环节,敢于承担中试的风险。要鼓励有条件的大企业建立科研、中试、批量生产、销售各个环节的协调机制。

2、大力加强中试基地的建设。中试基地是中试环节的主要实现载体。中试基地不等同于科研机构的实验室也不等同于科技中介服务机构,也不等同于国家科技园、技术交流中心、科技企业孵化基地、生产力促进中心、技术转移中心等科技中介体现形式。国外十分重视中试研究机构建设,如日本共设立近200所公共试验机构,科技人员约有4000人,接收中小企业的委托试验和技术咨询。

我国的中试基地建设主要通过以下几种途径或形式。一是在当地支柱产业中,选择若干个条件优越的大中型企业,由国家,地方或行业出资,建成若干设施先进的国家级,省(市)级或行业中试中心;二是将减拨下来的科研事业费集中使用,分期分批资助重点科研院所建立自己的中试基地;三是由科研院所和中小企业联合建立科技试验工厂或车间;四是由科研和经济实力较强企业自身建立中试基地。而科研院所办中试基地又是当前中试基地的主流。

政府应根据经济建设的需要,鼓励科研机构、高校、大中型企业联合建立工业性试验基地,这类基地的技术改造与设备更新的基本建设投资,应纳入国家科技计划。高校应建立或与大中型企业联合建立科研实验基地。政府财政应在指令性计划项目中留有扩大试验的拨款,银行应对有希望的项目增加中试贷款。中试基地、工业性试验基地和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中心可按非营利机构运作,享受国家规定的税收减免政策。各类中试基地、工业性试验基地应实行独立核算,经国家或地方有关部门认定,享受高技术企业的优惠待遇。

3、严格对中试项目进行筛选和淘汰。要严格对中试项目进行前期筛选和中期淘汰,让真正有潜力的科研项目进入中试环节,并及时让那些在中试中失败的项目正常退出以利于其他项目的进入。有关部门要建立以政府为主导,企业与科研单位对接的机制。即:企业提项目—政府主管部门收集项目—专家对项目评估论证—政府主管部门向科研单位项目招标—形成中试成果—成果应用。同时建立和完善中试环节项目的专家评估机制,对高校、科研院所具有产业化前景的技术研究项目,给予资金重点投入和扶持,把技术成果真正落实到项目开发和规模化生产上。

4、积极探索中试环节失败的风险承担途径。由于中试环节中始终充满着失败的风险性,也就是说,中试过程中失败的风险是始终存在的。这种风险由谁来承担?高校或研究单位无力承担这种风险,企业自然也不愿意承担这种风险,因此,政府部门要加强对中试环节中相关利益相关者的扶持力度,要积极探索最大限度规避风险和寻求相关各方均能接受的风险承担途径。

5、合理分配中试成果。科研成果经过中试成功以后,特别是对于那些有重大产业价值的中试成果,在成功后就牵涉到不同利益主体之间实行成果共享和利益合理分配问题。合理解决权益分配问题就要把高校、科研机构向生产领域和市场方向推进,鼓励他们与企业长期合作,在分配中采取提成、技术入股的分配办法,将应得的报酬与企业的经济效益挂钩。

此外还要建立健全科研成果转化的机制。其中主要是:保护知识产权,使发明创造和投入资源的个人、企业的利益得到维护;完善科技成果转化的服务体系,围绕培育技术市场,建立技术市场促进中心、交易中心、技术经纪行、专利代理服务网等机构,形成技术交易的服务网络;鼓励拥有新技术、新产品发明成果的科技人员以技术入股,将成果所有者的利益以期权的方式固定下来,把持股单位、个人经济利益与企业的发展结合起来,提高科技因素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