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关于改革科技奖励工作的建议


在科技活动中奖励做出突出贡献的优秀科技人员是国际、国内惯用的激励制度。科技奖励对弘扬科学精神,促进科技事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我国科技奖励工作自改革开放以来有很大发展,并已逐渐形成制度,对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起过很好的推动作用,很多科技人员的成就感和不懈的奋斗精神都来自各级政府科技奖励的鼓舞和激励。但是,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国际、国内科技竞争态势的不断强化,部门、单位和个人对科技奖励的追求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有些问题还带来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因此,当前确实需要认真总结和思考存在的问题,改革现行的科技奖励制度,完善操作层面的运行机制,使我国的科技奖励真正发挥激励作用,得以健康发展。具体建议如下:

1、改革现行国家科技奖励管理体制。我国的科技奖励活动多种多样,但具有权威性,影响大能引起部门、单位和个人重视的,是由政府设立的三大奖,即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和技术发明奖。这三大奖在国家层面上全部由政府主管科技的部门及其下设的专门机构独家管理和执行。虽然这几个奖项都属科技领域,奖励的宗旨也是相同的,但奖励对象所涉及的科技人员的专业性质却有很大的不同,奖励的评价标准和评审专家也来自不同的领域和范畴。显然,分别由更熟悉各自领域的管理机构,管理人员和不同的专家进行不同奖励的运作执行,将更加合理和科学。像目前这样由政府一个部门全权、全程统一管理,可能方便了宏观掌控,但其弊端也逐渐凸现出来,一是淡化了不同奖项的特色,二是带来了过多的行政参与。比如,评审专家的选择和获奖名单的最终遴选和平衡等等。权力过分集中容易滋生腐败也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建议,政府委托相关的社会机构,例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中国工程院等单位组建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和科技进步奖三大奖项基金委员会,按照公开、公平和公正的原则进行科技评价和奖励,并接受政府主管部门和社会公众的监督;除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外,政府主管部门只负责评奖规则的制订、过程的监督和结果的验收。

2、改进奖励办法,完善运行机制。一是建议奖励对象由研究项目、研究成果改为在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领域中做出突出成就的优秀人员。目前国家三大奖是以科技项目成果为主要奖励对象的。以项目为奖励对象存在以下弊端:首先这种奖励容易成为单位炫耀业绩或开拓市场的依据,其功利性效往往超越评价科技成就褒扬创新精神这一设奖初衷,成为相关单位千方百计寻求获奖的强大动力,也是造成评奖越来越多、越评越滥的重要原因;其次奖励对象既然为项目和成果,就存在着成果完成单位和完成个人的数量及其排名顺序问题,容易造成获奖人名单论资排辈、论行政级别排位、“搭便车”、“大锅饭”等署名不合理的现象,以及研究团队内部不团结等问题;再次,从科技管理工作实践来看,对研究人员水平和科技成就的评价要比对某项研究成果的评价更容易准确和客观把握。二是建议奖励对象的候选人选应由同行推荐产生,并建立评价失真的责任追究制度。目前评审程序为“单位推荐”,由于种种原因,单位推荐的把关不严,大多是只要个人申请,多数可以过关。这就使得评审奖励的初始名单没有受到严格控制,加之评审过程中各种利益驱使的干扰,往往使公正性受到一定影响,评审质量下降,获奖项目鱼龙混杂。与现行名义上的“单位推荐”实为个人申请方式不同,“同行推荐”以指定的同行专家个人推荐为主。确定推荐专家应成为评选程序的第一道环节。推荐专家应该是同行中具较好声誉和信誉基础的人士。推荐候选人的专家一旦承诺推荐工作,应该按照主办方提出的要求负责任的提供被推荐人详细背景资料和推荐理由,这些推荐资料将成为评选工作的基础。同时主办方应以严格的监督与责任追究制度保证推荐的真实与公正。三是建议消减奖励数量,提高评奖质量。国家科技奖励的设置目的应是通过其崇高性与稀缺性激励科技工作者向有重突破的高难度项目挑战。但现行的奖励办法中规定的三大奖的奖励项目总数达400项,数量过大。如此大规模的评审、筛选和终审确定,使得各工作环节难以把控,加之诸多非科学因素的干扰,公平、公正难以保证。这种过多过滥的评奖损害与降低了国家科技奖所应有的崇高荣誉性,也是造成当前科技领域急功近利、趋易避难等浮躁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国家科技奖评奖过程中,一再出现被评项目的完成者因为得不到一等奖竟然放弃或拒绝接受二等奖的不正常现象,正体现了一些科技人员对国家科技奖励项目过滥的看法。为此建议:逐步减少奖项数量,提高评奖质量,可在三大奖之下按学术专业或技术行业分为若干小组,组数不宜过多,以6—8个为宜;每组可根据实际情况逐年消减获奖人数,最终减到3—5人为宜。

3、倡导淡泊功利追求科学的精神。在我国,获奖档次、获奖数量与部门、单位和个人的利益联系过于紧密。这就使得原本单纯的学术评价活动充满了复杂的利益关系和矛盾,各种非科学因素的干扰,使严格的评价标准和获奖门坎难以把握,这不仅给科技奖励的评审工作带来很多麻烦,而且助长了一些单位和人员通过各种关系和活动追逐名利地位的不良风气,由此给科技界带来的浮躁之风是不容忽视的。科技奖励是同行专家对科技创新的突出成就和学术亮点的充分肯定,是社会对科技工作者为人类文明进步而追求真理、无私奉献精神的褒扬。作为科技工作者应该清醒认识到获奖固然能带来社会荣誉与物质利益,但正像老一辈的科学家曾告诫的那样“千万不要为获奖而进行科学研究,那将是十分危险的”。建议政府有关部门、企事业单位改变科技奖励与获奖者职务待遇等直接挂钩的做法,倡导科技人员脚踏实地,刻苦钻研,为探求科学真谛和人类文明做出贡献。媒体的宣传报道也应注意宣传的角度和评论、评价的分寸。

4、增设国家级的青年科技人员奖项。当前国际科技竞争的特点之一就是人才的竞争,特别是对优秀的青年科技人才,各国政府和相关部门都在想方设法,包括设立重要奖项来吸引、激励科技精英人才,壮大科技人才队伍,以保持和增强科技竞争力。而我国现行的科技奖励中尚缺乏专门针对青年科技人员而设立的科技奖项。虽然我国的科技奖励系统中也有明为“中国青年科学家奖”、“中国青年科技奖”、“中国科学院青年科学家奖”、“运盛青年科技奖”、“优秀青年科技工作者奖”之类的青年科学家奖,但都是由部门或行业组织设立的并具有鲜明的部门和行业色彩,其影响力只限于一定的范围之内。为加大对青年科技人员的支持力度,鼓励青年人投身科技事业和学术研究,倡导创新和开拓精神,建议在科技领域由国家权威部门设立以鼓励创新为宗旨的国家级青年科技人员奖,该奖项应该是有较大奖励面的综合奖项,并附设有较强力度的研究经费支持,奖励对象应限制在40或45岁以下的青年科技人员。

5、逐渐取消国家科技进步奖。目前的国家科技进步奖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奖励企业的技术开发和面向市场的技术成果与产品。我们认为,对这类项目成果应让以市场来检验与评价,政府尽量减少或不介入。市场经济的本质是“汰劣”而不一定是“评优”,优者一般不是“评选”出来的,而是在公平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政府的责任应是尽力降低各种竞争场合的门槛,并为每个人提供尽可能公平的机会,然后由市场去自主奖励真正优秀的技术创新。为此建议国家可从取消科技进步二等奖开始,最终取消国家科技进步奖。在国家科技进步奖取消前要把成果转化产生的经济与社会效益作为评价和奖励的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