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关于加快我国服务业发展的建议


自2003年开始的本轮经济增长,高速、持久、自主动力强。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屡屡受到投资增长过快的困扰:投资膨胀、能耗上升、污染加重、产能过剩,反过来又威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认为大力发展服务业是一条重要途径。

一、加快服务业发展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需要。过去近30年来,我国经济的增长方式一直以依赖投资拉动为主,使得资源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几乎到了不堪负重的地步。2005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提出要将经济增长方式转向以内需拉动为主,特别是要启动城乡居民消费需求,最终让消费需求扮演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角。2007年城乡居民消费需求稳步增长,增速比去年有所加快。但与此同时,投资增长更呈现大幅加速之势,使得经济结构中投资和消费的比例不但没有改善,反而进一步向投资倾斜。照此发展下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似成纸上谈兵。如果将大量社会剩余资金引向发展服务业,那么投资增长快一些则不足为虑,因为用于发展服务业的投资不会带来令人头疼的产能过剩、能耗上升和环境污染问题,而将带来我们期待的消费需求增长。例如,公路和汽车通到了村里,农民们可以方便地进城,自然就会更多地消费;旅游景区的开发必然带来游客和相关消费的增长等等。换句话说,就是在消费需求短期内还不能取代投资而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时,应鼓励“无害投资”——这就是既能刺激消费需求上升而又不过分加大资源环境压力的服务业投资,从而起到培养和带动消费需求增长的作用,最终使经济增长在平稳发展中完成投资与消费两大力量的转换。

二、加快服务业发展是实现“十一五”节能降耗、控制环境污染目标的需要。2006年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同比上升0.8%,与全年下降4%的节能目标背道而驰。其中最突出的是,石油石化行业上升8.7%,煤炭行业上升5.5%。数据显示,我国工业能耗约占全社会能耗的70%。因此,要想有效降低能耗就需要降低第二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而目前的现状是,能耗高的第二产业在GDP中不仅比重高,而且增速快(2006年上半年,二产比重为51.2%,增长速度为13.2%);反之,能耗较低的第三产业,不仅比重低,而且增速慢(2006年上半年,第三产业比重为39.8%,仅增长9.4%)。分析节能降耗做得比较好的省份的情况,我们发现,其第三产业比重高是一个普遍的特点。例如,北京市,2006年上半年能耗下降7%,其第三产业比重达到70%;上海市,2006年上半年能耗下降4.7%,第三产业发展迅猛,三产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51%,比上年同期提高0.4个百分点;广东省,2005年单位GDP能耗为0.79吨标准煤/万元,为全国最低,其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为44%。京、沪、粤三地的三产比重均大大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三、加快服务业发展是增加就业的需要。在工业技术不断进步和企业效率不断提高的背景下,单位工业增加值吸纳就业的能力已经开始下降,并将继续下降。近年来,服务业已经成为就业和新增就业的主渠道。数据显示,2004年,我国第三产业就业人员达23011万,占全部就业人员的比重达到30.6%,高于第二产业8.1个百分点;当年从第一产业转移下来的1277万剩余劳动力,60%在第三产业实现就业。2005年,第三产业就业人数进一步上升到23815万人,比重也进一步上升到31.4%。服务业已经成为就业和新增就业的主渠道。可以预见,未来,服务业吸纳就业的能力还将进一步上升。

四、加快服务业发展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需要。我国人均GDP于2004年历史性地跨越了1500美元的大关,它标志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开始从温饱型向富裕型迈进。2005年,我国人均GDP进一步上升到1700美元以上,城乡居民收入稳步增长。今年前三季度,城乡居民收入均达到了两位数增长。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基本生活以外的物质文化生活的需求大幅上升。这可以从近年来迅猛发展的旅游热和手机短信热中窥见一斑。

五、加快服务业发展也是近年工业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工业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为与企业生产密切相关的交通运输、仓储、现代物流、金融保险、信息咨询等服务业创造了巨大的发展空间。或者可以说,服务业的发展已经滞后于生产发展的需要,而生产发展的本身迫切需要服务业加快发展。发达国家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约在70%以上,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也在45%左右,而我国目前只有40%,发展空间非常巨大。

发展服务业对我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具有多重意义,但当前我国经济生活中都依然存在着许多忽视甚至是歧视服务业的规章制度,严重制约着人们投资服务业的积极性,制约着服务业的快速健康发展。

例如,我国现行的水、电、气收费标准通常分为居民、行政事业单位、工业、经营服务业、特种行业五大类,服务业在用水、用电、用气方面都承担着比工业高得多的成本。以郑州为例,其经营服务业用水价格比工业高出53%,特种服务业用水(指洗浴、水上游乐、汽车冲洗、美容美发、饮食业用水)更高达工业用水价格的近5倍。去年以来,山东、江苏、浙江等一些省市,已经相继取消了传统的收费分类,将服务业用水、电、气与工业用水、电、气价格并轨。但是,就全国而言,服务业经营成本高的状况仍十分普遍,需要从国家的高度统一扭转过去的已经不合时宜的收费标准和相关规章制度。

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制定促进服务业加快发展的政策措施,为服务业发展营造良好的社会经济环境。

1、清理涉及服务业的各种收费标准和规章制度,对不利于服务业快速发展的规定予以废止和重新修订。

2、对服务行业企业特别是新开办的现代服务业企业,给予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以此吸引社会剩余资金转向服务业投资获利。

3、对于新开办服务类企业,按照其吸收的就业人员数给予补贴或所得税减让,鼓励其更多地安置就业人员。

4、对于投资服务业的贷款降低门槛限制,并提供优惠利率,以鼓励社会资金向服务业倾斜。

5、制定有利于服务业利用外资的政策,利用外资的示范效应促进和带动我国服务业的发展。

2006年,我国外商直接投资出现了从第一、二产业撤离向第三产业进军的新趋势。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1-11月,我国第三产业实际利用外资大幅增长29%,而第一、二产业则分别为负增长15.88%和6.64%,致使2006年外商投资在第三产业的比重较2005年大幅上升了6.7个百分点,达到31.5%。我们应该抓住外商投资战略转移这一契机,主动、充分利用外资在技术、资金、人才、管理、服务创新等方面的优势,促进和带动我国服务业发展水平迈上一个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