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解决中小企业科技创新资金瓶颈问题刻不容缓


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是我国自主创新队伍中最具活力的生力军。中小企业由于面临的竞争压力大,创新求存的动力也大,同时其组织结构安排灵活富有弹性,在创新数量和效率上明显优于大企业。有数据表明,自改革开放以来,全国约66%的专利发明、74%的技术创新、82%的新产品开发都是由中小企业提供的。从世界范围看,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世纪主要科技中有60%是由中小企业或独立发明人完成的;在计算机行业、程控仪器行业、电子元件行业、工程和科学仪器行业、塑料制品行业和无线电和电子通信等行业中小企业都处于科技创新主体地位。无疑,充分发挥在科技创新领域最具活力的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的生力军作用,对于我国实施科技自主创新的国家战略,实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在要充分发挥自主创新生力军的作用方面,中小企业面临着许多困难与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融资难。调研中许多企业都认为,融资难是制约其开展技术创新活动、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主要瓶颈。国家统计局数据表明,2005年全国个体私营企业和乡镇企业的短期贷款为10083亿元,只占全国金融机构短期贷款的11.5%。相对中小企业投资与贷款需求而言,这个比例实在太小。据调查,中关村企业资金缺口达400多亿元,平均每家企业资金缺口280多万,而且在中关村企业周转资金总量中,银行借贷资金仅占1/4。由此可见,解决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科技创新的资金瓶颈问题,已成为关系自主创新全局的战略性问题,刻不容缓、迫在眉睫。为此,我们提出如下建议:

一、完善我国科技风险投资退出机制。

从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看,风险投资资金的介入是解决科技型中小企业自主创新资金匮乏的最主要方式。但目前我国风险投资发育严重不足,对科技企业的资金支持作用有限,究其原因主要是缺乏完善的退出机制(风险投资退出的主要三类渠道:公开上市、股份转让和破产清算)。虽然新修改的《公司法》、《证券法》已对妨碍风险投资退出的相关法律条文做了修改,《企业破产法》也已出台,相信会对风险投资的退出产生积极作用。但从总体上看,影响风险投资退出的矛盾和问题仍然存在。从公开上市这类退出渠道看,我国主板市场上市条件要求过高,而中小企业板上市条件又与沪深主板市场大致相当,这使得大量中小型高科技企业无法上市融资,进而风险投资无法在我国国内通过公开上市顺畅退出;从股份转让和破产清算这两类退出渠道看,其行为都是在产权交易市场完成的,但我国产权交易市场目前存在的问题(如缺乏统一的市场规则;交易市场条块分割、地区隔离严重;交易成本费用较高;交易环节多;交易品种单一等),严重限制了风险投资企业产权的自由转移。实践表明,只有让风险投资能够方便地退出,才能保证风险投资公司的权益变现和投资行为的连续性,才会有社会资本敢于去做风险投资事业。否则,风险太大,没人会去做。为此建议国家要进一步完善我国科技风险投资退出机制。一是可以考虑允许虽不满足国内上市标准但已成功在海外上市的公司在主板或中小企业板上市,并积极创造条件适时推出我国创业板市场;二是加快产权交易的法律制度建设(如制定产权交易法)、全国性产权交易市场的建设(可先建立全国统一的产权交易信息平台)和产权交易品种的开发与创新(如加快开展对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的登记托管业务);三是政府应鼓励大型企业对小型高科技企业的兼并收购,对进行收购的大企业应实行贷款优惠政策和税收优惠政策。四是尽快制定《风险投资法》,以从法律层面对促进风险投资发展的各环节加以规范。

二、国家要提高用于支持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自主创新的投入力度。

国家近年对科技投入虽然有较大增长,但仍存在“两大两小”现象,即大部分资金用于大学与科研机构,只有少部分用于企业(发达国家对企业的财政科技投入一般占企业研发费用的30%以上,而我国对企业的财政科技投入仅占企业的10%);用于企业的科技资金又大部分用于大型企业,只有少部分用于中小企业。“两大两小”现象叠加,国家用于中小企业的科技资金可以说微乎其微,根本无助于解决中小企业科技创新资金瓶颈困难。因此建议,国家财政在提高对企业支持力度的同时,要注重提高对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支持力度。这将会产生巨大的杠杆效应,带动社会更多的资金投入到中小企业的技术创新,加快形成多元化、多渠道的科技投入体系。具体支持方式:如可通过设置产业化专项基金对中小企业好的项目、产品的开发进行资助;可通过支持竞争前研究和共性技术平台建设以形成为中小企业公共技术服务的支撑体系等等。此外,对于国家的应用性科研开发项目,建议采取事后承认与支持为主的办法,即按一定的规划、程序、标准与要求,选择已经成型或半成型的科技成果为对象,然后国家资金给予大力支持,加快其科研成果的形成、转化和产业化。这种“不以身份资格论高下、只以成果效用论英雄”的办法,不仅有助于提高国家财政科技资金的使用效率,而且还有利于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在国家科技项目竞争中脱颖而出。

三、放宽金融业的市场管制,开展科技银行试点工作。

鉴于目前我国银行体制及服务方式存在着一定局限,建议国家放宽金融业的市场管制,探索建立一种为科技企业服务的专业银行,即科技银行。科技银行将是设立在科技企业集中的高新区内的区域性银行,其贷款主要对象是区内科研机构、科技企业和面向科技企业的风险投资公司;科技银行信贷业务将只为与科技创新有关的活动提供服务,不得用于普通房地产开发和固定资产投资;科技银行实行股份制,股本来源以企业和机构投资者为主,地方和高新区政府也可少量参股,实行官助民办,银行也可以吸收社会存款;科技银行可以在金融品种和信贷服务方式上进行创新,如允许扩大利率浮动范围,允许自主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抵押贷款,允许企业债权、股权融资等等。美国的硅谷银行就是专门为硅谷科技企业服务的科技银行,它的建立、发展和成功运作,为硅谷科技企业的兴起和发展起到了重大推动作用。我国可以学习借鉴硅谷经验,建议首先可在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和深圳高新技术开发区等部分有条件的城市高新区内开展科技银行试点工作。

四、以再担保模式推进我国担保体系建设。

担保机构在中小企业融资过程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作为企业信用增强和银行风险分担的重要手段,在很多情况下,只要担保问题解决了,融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但据有关调查披露,目前我国大多数担保公司普遍存在资本实力不足、自身信用程度较低、业务规模偏小、主营业务亏损等问题,不但难以获得银行等债权人的认可,而且也不利于整个行业的风险控制。因此,建立再担保模式(即为担保公司提供再担保),势在必行。建立再担保模式,可以有效规范担保机构行为、分担担保机构风险、提升担保机构信用,并扩大担保资源总量,从而吸引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担保体系,有利于担保机构自身做大做强。具体建议:立法由中央政府和各省级政府出资或授权出资,并吸引商业银行、各地各类担保公司和战略投资者参股,组成股份制和市场化的全国和省级再担保公司;再担保公司不与各地担保公司进行同业竞争,以市场化再担保业务为主,并承接国家各类政策性再担保资金托管业务;再担保公司在有关行业协会的指导下开展各类再担保业务,并接受有关主管部门的监督管理。

五、加强中小企业信用体系建设。

由于国家信用体系不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失信惩罚机制不健全,不讲信用的种种行为充斥经济领域的各方面。因此,加强中小企业信用体系建设、弥补中小企业信用危机是解决其融资难问题的根本条件。首先,政府部门要在优化环境上下功夫,要研究和制定各项优惠政策及各种法律法规,以营造一种诚实守信光荣、违约失信可耻的社会舆论氛围;其次,要建立中小企业商业信誉评估系统,推进信息的收集与分享,以此来改善银行与企业之间信息不对称的局面;再次,建立严厉的信用惩罚机制,对恶意拖欠银行贷款和逃避银行债务的企业和个人,要给予严厉的赔偿与惩罚,并在媒体上予以曝光;最后,要提高中小企业管理者对信用管理的认识,设立和完善企业信用管理职能及建立健全企业信用管理制度,保证风险管理职能落实到人。